专访第70届戛纳电影节展映片导演曾汤尼

2017年05月12日 19:59:43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蒋娜

曾汤尼(受访者供图)

曾汤尼(受访者供图)

  人物介绍:曾汤尼,电影导演,林国荣创意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马来西亚创意与革新首相奖获得者,一洲传媒创始人兼董事长。

  2015年,因《一根雪茄的时间》入选马来西亚吉隆坡生态国际电影节,而受到关注。2016年,凭借《竹林深处》拿下Cinevana巴西里约国际短片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及入选美国全球短片电影奖并在纽约Bow Tie电影院进行公映;《光阴的故事》获得成都短片电影竞赛“最佳导演奖”及“最佳艺术贡献奖”。2017年,《冰冷长河》荣获英国卡迪夫华语电影节“最佳影片特别提及奖”;担任法国Côté Court短片电影节审片顾问工作。

  5月24日上午11:10时,新片《一念》将在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电影宫三楼F放映厅进行公映。

  对话实录:

  川网娱乐:我们知道你即将前往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现在有做好哪些准备呢?

  曾汤尼:在这段时间准备了许多跟电影节密切相关的事情,包括完成了对第70届戛纳电影节入场通行证的认证,到时候我跟制片人可以畅通无阻的出入电影宫。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事情是完成了《一念》的DCP数位拷贝格式,就也是等同于数位版的 35mm 电影拷贝,因为这部片子会在戛纳电影宫的放映厅大银幕上公映,所以短片单元执委会对于我们电影的画质要求很高,一定要求是DCP格式,现在电影拷贝已经在邮寄去戛纳的路上了。

  川网娱乐:对于本次戛纳国际电影节,你个人有哪些期待和向往的事情呢?

  曾汤尼:这是我第一次去往戛纳电影节这座全世界电影人心目中最神圣的电影艺术殿堂,所以作为一名年轻的电影工作者,我完全会抱着认真学习和广泛见识的谦逊态度去。最期待的事情当然是《一念》的公映,我们被安排到5月24日上午11:00时在戛纳电影宫三楼的F放映厅与观众见面,期望的是观众在看过这部片子以后,会从中得到一些共鸣感,会去思考片中人物的生存状态,这就是我全部的期待了。说到《一念》这部电影,其实它本身就来得比较特别,属于我在春节的一个游戏之作,整个短片的花费仅仅是40块人民币,用了半个小时进行拍摄,再用了两个小时后期剪辑,就完成了整部成片,不过我对这个片子剧本的构思差不多有五年多的时间,在这里我要感谢李明英女士的出演,她之前就帮我完成了《冰冷长河》,这次的表现更显炉火纯青,她是一位天才型的表演者,对表演细节把控得很敏锐,能够帮我塑造我想要的角色。至于在戛纳电影节期间的其他向往,我想应该是希望能够多去看一些大牌导演的新片,了解他们的拍摄技巧和剧本构思,当然最重要是去用心感受他们的情怀,我认为所有杰出艺术导演的电影中都会散发出一种很细腻情怀。

  川网娱乐:如果现在就是戛纳电影节,让你向观众推荐《一念》这部片子,你会怎么介绍?

  曾汤尼:《一念》,主要是在关注我们社会中比较特殊的这群的家庭,电影中发生的时间是在除夕夜,我想一说到除夕夜说到春节,大众脑海里浮现的场景应该就是清一色万家灯火、烟花漫天,阖家团聚,应该都是一个个由幸福堆积起来的场景。不过其实除了这些幸福感超强的场景以外,我们的社会中会一群家庭是没有那么完整的,是残缺的,在他们家庭中的部分成员有在监狱中坐牢的,或有离家出走失联的,又或是因病痛等离开人世的,那这些家庭的除夕夜过得就完全没有普通家庭来得完整和幸福。其实简单的来说,我就是想通过这部电影让大众可以去换位思考影片的人物,让处于幸福位置的人多去想想那些在遭遇不幸的人,让社会中的每一份子都能更好的去相互关爱,让整个社会可以更加的和谐美好并充满着暖暖的温情。

  川网娱乐:这次去戛纳电影节,你会对哪些长片电影进行重点的关注?

  曾汤尼:作为亚洲人,我会一如既往的把重点关注在亚洲导演们的身上,像是主竞赛单元里韩国导演洪尚秀和奉俊昊的《之后》及《玉子》,日本导演河濑直美的《光》,像是一种关注单元里我们中国导演李睿珺的《路过未来》这个会特别关注,还有日本导演黑泽清的《散步的侵略者》,在午夜展映里韩国导演卞成贤《不汗党》和郑秉吉《恶女》也会关注 ,当然我个人最为关注的一部影片会是在特别展映里洪尚秀导演的《克莱尔的相机》,因为影片里有我很欣赏的戛纳影后伊莎贝尔•于佩尔和柏林影后金敏喜的搭档组合,不知道这两位分别来自欧洲和亚洲的国际影后在一起同场飙戏会产生怎样特别的化学反应,而且据说这部片子最有意义的是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期间全部拍摄完成的,而且拍摄地就是在戛纳,这一连串的特别感会让我这样一个好奇的电影人去期待观看到这部影片的全球首映式。

  川网娱乐:戛纳国际电影节之后你有什么打算,有计划拍摄你的第一部长片处女作吗?

  曾汤尼:其实戛纳电影节就只有短暂的十二天而已,影展闭幕之后所有的导演,制片人和演员们都会回归到平常的生活及工作状态中。这次前去戛纳,我也是向大学做了请假报告,因为从四月起一直在念博士的课程,所以在出席完所有预订的戛纳电影节活动之后,就会很快从法国回去马来西亚继续上课。至于你提到的长片处女作,现时暂无考虑跟计划,一方面对我来说拍摄短片和长片的价值是一样的,另一方面如果将来把长片提上日程,我会经过千思百虑之后再进行拍摄工作,因为制作一部长片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但是我个人不希望我的电影跟商业有太多方面的挂钩,如果要做一定会是以纯粹艺术电影作为出发点,去拍摄制作一部有高质量高水准高思想性的艺术电影,通过这部电影去影响和改变我们的社会和大众,而绝不会为了赚钱圈钱去拍电影,我觉得那是对电影艺术的亵渎。所以我在这方面很欣赏贾樟柯导演等独立电影工作者,因为我们需要的是用思想一点一滴堆积起来的电影,不是用金钱一箩一筐堆积起来的产物。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