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张昊辰:艺术家就是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2017年06月14日 11:20:04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蒋娜

  我国旅美青年钢琴家张昊辰自2009年获得美国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冠军后,进入了职业钢琴家的行列。然而,作为郎朗和王羽佳的师弟,同样师从于著名教授格拉夫曼的张昊辰,并没有像师哥师姐那样一年安排百场以上的音乐会。而且,对于中国音乐爱好者而言,张昊辰的名字也较少出现在国内的音乐会舞台。

  6月2日,张昊辰再次回到国内,在国家大剧院举办了独奏音乐会;紧接着6月18日,他将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作,在著名指挥家张弦的执棒下演奏肖邦的《大波兰舞曲》和我国作曲家陈其钢的钢琴协奏曲《二黄》。日前,张昊辰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谈及为何没有给自己安排过多的演出,张昊辰说:“我想为自己留下一点生活的空间,让自己的心有一个沉淀。”

  一年七八十场演出对于我来说很合适

  北青报:这些年你的职业道路是一个什么状态?

  张昊辰:可以说是一个比较稳步的发展,没有忽上忽下的波澜。我自己理想中也是这么构想的,希望走得平稳一些。我自己也不是特别想一年演出150场,对我来说七八十场、六七十场就好。这样我可以有更多的空间留给自己的生活。目前这种相对上升的平稳,还是可以的。

  北青报:你是不太追求演出场次吗?

  张昊辰:也不是不追求场次,每个人对场次的要求不一样:比如对欧洲的钢琴家来说,每年演超过30场已经特别多了。如果我每年只有3场音乐会,我当然会追求场次。但我追求的场次是差不多70到80场,再多我真的觉得是多了,没有自己支配的时间了。

  北青报:不开音乐会时你干什么?

  张昊辰:看书啊,看电影啊,有时候会去学点东西,绘画什么的。这些比较随性的人文知识陶冶都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使你有一个更加坚定的、属于自己的审美观,而这对于艺术家是至关重要的。从长远的发展来说,艺术家也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孤独的空间,让自己的心境有一个沉淀,不是天天见陌生人或者见观众。演出太多,只能在音乐厅和酒店之间,生活比较单一化。而单一化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可能会突然有某些枯竭。

 [1]  [2]  [3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