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纫姿 演女主压力大 一度担心被换

2017年11月30日 20:28:05 来源:北京晨报
记者 冯遐 编辑:蒋娜

  《猎场》在湖南卫视播出过半,郑秋冬生命中的三个女人相继上线。无论从戏份还是从情感上看,对郑秋冬来说,熊青春和贾衣枚都算是过客,罗伊人才是那个让他始终放不下、忘不掉的“白月光”;对观众来说,罗伊人也是那个让他们最初想弃剧,后来又想追剧的女主。弃剧,是因为乍一看菅(jiān)纫姿和胡歌的CP感不高,当然这并不排除是粉丝们对偶像的情结在作祟;而后又想追剧,则是因为贾衣枚上线后的心机和上位太不讨喜,这又开始让观众怀念罗伊人对郑秋冬毫无功利的、简单纯粹的“好”。昨日,菅纫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对观众的评价无论褒贬照单全收,不过“面瘫似的表演”这个评价对她本人打击挺大的。对于罗伊人命运的总结,菅纫姿很认同“文艺女摊上侠客命”的说法,“本身是个文艺女,但身处江湖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

  有关虐心情感

  “苦命鸳鸯”情深缘浅

  作为全剧女主,罗伊人不是流行的玛丽苏和“白莲花”式人物,她从出场就饱受争议,经历过美好的校园恋情、敏感的师生恋情再到有违传统价值观的高官情人……网友一句“这个女人不简单”不乏讽刺意味。但随着剧情发展不难看出,“容易摇摆”的罗伊人在内心深处对郑秋冬的那份感情始终未变,从未减退。“他们两个人的心里彼此都有着对方。冥冥之中呢,都是给自己留有各自的位置,两个人的命运也一直在纠缠。而且郑秋冬很多时候走投无路,都是罗伊人伸出援手,他们之间就是有一种生死契阔的默认模式。”菅纫姿表示。

  套用剧中女二熊青春的逻辑,郑秋冬和罗伊人这叫“情深缘浅”,两人兜兜转转总在错过。导演姜伟也曾表示,其实设置熊青春和贾衣枚两个角色,也是为了让郑秋冬和罗伊人的情感变得曲折,一个人单身的时候另一个人有伴儿,有伴儿的分手了那个单身的又谈恋爱了,总之两个人就是没那么顺。菅纫姿对此也深有同感,“其实说郑秋冬苦,罗伊人也苦,他们两个就像是苦命鸳鸯,总是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聚首,然后还在不断故意欺骗自己是在替对方考虑,刻意远离。他们两个就是爱又不能爱,不爱呢又心心相印。郑秋冬不能允许别人说罗伊人的坏话,罗伊人也坚信郑秋冬品质高尚,所以一直在帮他脱困,我觉得这种爱才是令人难以言表的真爱。”

  至于罗伊人的性格命运,有网友总结说是“文艺女遇上了侠客的命”,菅纫姿觉得这个说法挺好、挺浪漫。“每一个人都有AB面,对于罗伊人来讲,她的A面就是文艺矜持,还有外表的平静;B面呢,就是她的侠客命,她身在江湖,经历过大风大浪,最后还能回归到平静,我觉得这是她最可爱的地方。而且还有一种解释,可以说是文艺女摊上侠客的命,她就是逃不脱风口浪尖的命,确实很虐心。”

  有关演技评价

  “面瘫表演”打击挺大

  姜伟的作品、胡歌的主演以及搁置两年等因素,都让《猎场》成为年底的话题大剧,而菅纫姿作为新人担纲这样一部作品的女主,其受到的关注和承受的压力也可想而知。从开播之初,她就是演员中被吐槽的“重灾区”,菅纫姿也留意到,“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评价是——面瘫似的表演。其实,这个对我来讲打击还挺大的,因为我挺诧异的就是,罗伊人这个人物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挺难演的。因为她本身是一个文艺女青年的人设,所以在表演上不宜太张扬,要矜持一些,一旦掌握不好就容易过。如果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以后会多多努力的。”

  不过,对于菅纫姿的表现,姜伟导演是基本满意的,她的形象就是青衣型的文艺女青年;至于演技,在姜伟看来,国内这个年龄段的小花小旦们能够去演罗伊人的几乎没有,不妨去用一个新人。拍摄该剧时,菅纫姿只有24岁,代表作是《何以笙箫默》中的女二,其压力也可想而知,她一度紧张到担心自己会被换掉,“刚进组的时候何止是不自信呢,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开始到中期之前我都是觉得压力特别大,也没有说刻意去怎么克服,只是努力去拍。到中后期的时候我就慢慢踏实下来了,因为我觉得他们来不及换人了,拍这么多了,哈哈。”

  姜伟此前接受采访时还提到,如果顺拍的话,肯定能够让演员更好地进入状态,但国内很多剧没有这样的条件,所以《猎场》一上来拍的就是罗伊人探监郑秋冬的重场戏,就是胡歌把菅纫姿大骂一通,菅纫姿压抑到昏倒,后来想想这场戏如果放到后面拍,演员的状态会更好。在昨日的采访过程中,菅纫姿也说这段戏让她印象最深,也是她觉得最难的一场戏。“其实我不好说怎么给自己打分,但是我尽力了,我已经呈现出了当时最好的罗伊人了。”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原标题:菅纫姿 演女主压力大 一度担心被换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