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犬情未了”如何称霸周五档?

2018年01月05日 09:57:37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蒋娜

  去年11月初,湖南卫视将全新的综艺节目《奇兵神犬》推上周五黄金档。这档节目没有大咖明星,但凭借着军营中人与犬炙热又细腻的情感,硬生生成为第四季综艺节目中的黑马。上周,这档节目大结局上篇再次问鼎CSM全国网、全国网城域省级卫视双网第一。截至目前,微博主话题#奇兵神犬#阅读人次3.7亿次,讨论量165万。

  “战友”离别

  《奇兵神犬》的定位是“湖南卫视大型原创警犬伙伴励志成长特别节目”。节目总导演兼制片人单丹霞介绍说,节目的创意来自一群即将退伍的武警战士:在他们即将离开部队的时候,那些与他们朝夕相处的警犬依依不舍。有战士感慨,“我可以有很多的朋友,有很多的战友,但是我的搭档警犬眼中就只有我一个人。它们虽然不能开口说话,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它们虽然不能表达情感,却为我们付出了生命。” 这个故事用在《奇兵神犬》的开端。一只警犬眼巴巴地瞅着,身着迷彩服的小伙子庄严地把军帽摆放在了整洁的床铺上,犬的眼中闪着泪光,呜呜咽咽地哼叫着。四目相对,他问它:“就要走了,会不会想我,想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略一停顿,他又问:“你会来送我吗?”两个战友走到院中,身形高大的警犬不停地跃起,不断地拥抱即将远行的伙伴,轻吠中诉说着不舍之情。节目组通过这样的“回忆杀”,直接说明军营中人与犬的特殊关系,它们不是支配与服从的主仆,而是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战友。

  节目大结局,离别的故事同样发生在嘉宾训犬员和警犬之间。教官一声令下,张大大将最后一次与“小小”进行训练,就在大大低声与“小小”诉说衷肠时,“小小”突然纵身一跃踏上垛桥,开始尝试独自通过,张大大茫然不解,冯瀚圃提醒道:“‘小小’之前没能完成垛桥训练,它想在你离开前完成你的心愿。”恍然大悟的张大大突然失控泪奔:“我不要这样的心愿,我的心愿就是‘小小’能健康!”

  这一头一尾的呼应可以概括12期节目的主旨——训犬战士和警犬的特殊情感羁绊,是被制作团队着重描摹的内容。

  人犬责任

  《奇兵神犬》的明星阵容可以说是近年来综艺节目中比较低调的。杨烁、沙溢、张大大、姜潮、张馨予都不算大咖,不过从节目的呈现看,虽然少了些明星效应,但看点却很聚焦:唯一有和警犬相处经历的杨烁曾提到自己之所以加盟这档节目,其实是想重新找到做军人的感觉。可是节目里,他偏偏碰上了所有警犬中最萌最小的“都乐”,杨烁像孩奴爸爸遇见熊孩子一样束手无策;沙溢对军队充满敬意,却架不住胆小怕狗;张大大称这档节目是他最想毁约的一档节目:“第一次我提出能不能减小难度,就被罚做了50个俯卧撑,中间至少有两次想放弃录制。”

  明星嘉宾队的唯一女队员张馨予也直言节目难度大,“我在第一阶段录制中很多环节都是哭着完成的 ……”节目中,他们对任务的完成度虽然有高有低,但能看出真真切切对警犬的爱和责任心,就像杨烁在第二期节目中说过的:“在我们手上,没有把它们训好的话,它们可能面临的就是淘汰,失去成为警犬的资格。”

  这种责任心在张馨予和警犬“艾勒薇斯”之间表现得尤为典型。被张馨予一眼相中的德国牧羊犬“艾勒薇斯”,堪称所有警犬中的“问题儿童”。甫一出场,就以凶猛扑咬吓退姜潮,却也因此被家中养狗的张馨予一眼看中。在与“艾勒薇斯”相处中,张馨予确实投入了大量精力和心思。在打饭的时候请求多给“艾勒薇斯”加肉,担心“艾勒薇斯”吃小骨头会不舒服,把骨头剔除;牵挂着“艾勒薇斯”吃不好,就把自己早餐的鸡蛋偷偷给它藏着。训练中,皮肤严重过敏,她不当一回事;她还第一个响应多犬扑咬训练,结果被四只凶悍警犬扑倒在地,防护衣险些被扯破;擒拿格斗训练中,教官认为长头发影响训练,她毅然剪短头发。可是,“艾勒薇斯”却始终“顽劣”,不见长进。节目第六期,“艾勒薇斯”再次寻衅咬伤姜潮的警犬搭档“昆龙”,张馨予情绪崩溃、失声痛哭,像极了一个因为孩子捣蛋而恼羞成怒的家长,明明已经怒不可遏,巴掌落下时又悄悄收回了所有的力量。有人说,张馨予终于在《奇兵神犬》里找到了正确打开自己的方式。而节目中,人犬相处时,真实、无法矫饰的情感表达也牢牢吸附住了观众眼球。

  交流之障

  从“艾勒薇斯”身上,同样能看出这档节目拍摄之难。节目总监制龙梅表示,同很多将动物、小孩作为主角的节目一样,警犬的拍摄仍是节目组面临的最大挑战。“人与人的交流和人与犬的交流是有很大差距的,前者可以通过语言沟通,但后者只能通过慢慢磨合和熟悉,才能建立起彼此的信任”。

  据介绍,节目开拍之前,节目组成员以训犬员身份入驻广州警犬基地,与警犬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通过喂犬饭,打扫犬舍等了解参加拍摄的9只警犬的生活习性。即便如此,真正的拍摄依然困难重重。处于“教化”初期的青年警犬,如青春期的少年,血液里流淌着叛逆、冲动的不安定因子,它们随时可能无视训犬指令,任凭动物本能行事,它们接受了驯化也听得懂训练指令,但什么时候听话,听什么话,可能全凭当时的“心情”。

  总导演单丹霞介绍,第一次节目录制后,9位嘉宾中的6位就受伤打针。第二站拍摄中,两位摄像又因为近距离拍摄被咬伤。不仅如此,“犬就算经过训练,仍存在不可控制因素,它们的奔跑速度快,难以捕捉焦点。我们不仅要追犬,还要对犬的下一步行动进行预判,这比拍人难太多了!”

  文/本报记者 祖薇

  原标题:“人犬情未了”如何称霸周五档?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