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两年,金庸随“梦”中情人同日西去

2018年10月31日 14:48: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蒋娜

  都知道金庸是一位武侠小说的大宗师,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一位真正的言情圣手。他的小说不仅是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而且也是丰富而深邃的情爱世界。

  铁杆金庸迷、女作家三毛曾说,“我曾对金庸先生说,你岂只是写武侠小说呢?你写的包含了人类最大的,古往今来最不能解决的,使人类可以上天堂也可以下地狱的一个字,也就是‘情’字。”一生痴恋

  自古才子配佳人,金庸的大名,无人不晓,对于他的“佳人”亦引得世人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才值得金庸痴情一生?

  说起她,金庸毫不避讳,“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长得像她才名不虚传。”金庸此话中的她,正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长城电影制片公司头牌女星——夏梦。

  金庸为她一生痴迷,并以她为原型创造了笔下众多的“金庸女子”,人所共知的如小龙女、王语嫣等。而仔细探究,在金庸的许多作品中,女主角们都留有夏梦的影子,恰这种“恨不相逢未嫁时”的苦楚,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金庸,以及他笔下的江湖。

  更令人唏嘘的是,金庸的“梦中情人”夏梦逝于2016年10月30号。而两年后的10月30日,金大侠竟同日西去。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也许冥冥之中也印证两人别样的深情吧。

  痴恋夏梦,却注定无疾而终

  作为金庸的铁粉,女作家三毛曾说——金庸小说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其写出了一个人类至今仍捉摸不透的、既可让人上天堂又可让人下地狱的“情”字。而不解金庸与夏梦的这一段情,就不会读懂他小说中的种种情缘。

  时间回到上世纪50年代。相遇夏梦,在金庸的第二次婚姻之前,金庸三十出头,光彩照人的夏梦让金庸心动不已。那时金庸已是名满香江的大才子,为了接近夏梦,却委屈自己加盟长城影片公司做编剧,只为能天天见到夏梦。而为博得夏梦的欢心,他在工作上极其卖力,短短3年就先后创作了《绝代佳人》《兰花花》等为夏梦“定制”电影剧本。

  他的才华让夏梦欣赏,无奈夏梦与金庸相识时已与商人林葆诚订婚。夏梦始终对金庸保持着一段距离和一份尊重。但越是这样,金庸对夏梦越是迷恋,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他开心不已。彼时的夏梦,外形俏丽,170厘米的身高,除了拍戏,还喜唱京剧。她戏演得好,文化素质也高,是国语片中十分罕见的全能演员。可惜双方的关系早已不可更改。

  一次,金庸把埋在心中的情感告诉了夏梦。夏梦只说,“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这次告白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被确定为比爱情少,比友情多。金庸心中虽然无限遗憾,还是尊重了夏梦的选择。

  虽说金庸的这段个人苦恋注定没有结果。但他特别珍惜这短暂而美丽的爱,他在一篇散文中写道:“其实跟一个人交往,感觉很深刻。也不一定要天长地久,虽说爱情重恩义,但闪电式的爱情也有很惊心动魄的,二三天也可抵二十年。”

  难以忘情,刻写为笔下人物

  带着这段无果的柏拉图式的爱恋,金庸黯然神伤地离开了长城公司,创办了《明报》,并怀着失恋的痛苦完成了武侠名著《神雕侠侣》。细心的读者发现:《神雕侠侣》中“小龙女”的一颦一笑,跟夏梦很相似。其实,金庸在“小龙女”身上寄托了自己对理想爱情的渴望和期待:梦中的“她”应该是那种兰心慧质而又能琴瑟和鸣的女子。

  虽离开了长城,但金庸心里却对夏梦一直无法忘情。他在自己的报纸上为夏梦开了游记专栏,追踪她的脚步。而什么才是真正触动到金庸心中最深的情与恨?应是夏梦的拒绝以及后来息影,与她的爱人出国远走吧。所以,金庸爱情的最完美结局往往是两个人携手远离江湖,过神仙眷属的生活,这里面也许也包含着金庸对夏梦式爱情生活的羡慕。《笑傲江湖》写于1967年,而夏梦正是在1967年主演《迎春花》后移居加拿大的。金庸一连两天在《明报》头版头条位置,用很大篇幅详细报道夏梦离港的新闻。

  不仅如此,金庸还异乎寻常地为此专门写了一篇诗意盎然的社论──《夏梦的春梦》:“对于这许多年来,曾使她成名的电影圈,以及一页在影坛中奋斗的历史,夏梦肯定会有无限的依恋低回,可是,她终于走了。这其中,自然会有许多原因,在我们的想象之中,一定是加拿大草原的空气更加新鲜,能使她过着更恬静的生活,所以她才在事业高峰之际,毅然抛弃一切,还于幽谷,遁世独立,正是‘去也终须去,住也不曾住,他年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我们谨于此为她祝福。”

  ……

  当我们一遍遍地回味金庸作品,把目光向金庸聚焦的时候,我们一定也会惊奇,或许因为遇见夏梦这样的女人,才缔造出金庸这样的武侠宗师吧。而金庸将心中埋藏的感情变成最多情的文字,让读者沉醉在他笔下的世界里,不忍离开。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综合报道

  原标题: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恨不知所终,一笑而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