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高男高音 中西融合惊艳世界舞台

2019年01月04日 11:33:06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吴晓铃 编辑:蒋娜

  2018年12月29日晚,“同尘和光”博物馆之夜新年音乐会在成都博物馆举行。当川籍高男高音歌唱家、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肖玛开始深情演唱,观众无不被这种媲美女高音、音域却更宽广的声部演唱深深陶醉。

  十几年前,肖玛开始接触高男高音声部这种舶来的音乐艺术,自此成为中国演唱高男高音第一人;如今,他将高男高音与中国文化嫁接,推出《元曲小唱》《昭君怨》等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高男高音歌曲,并获得首批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肖玛说:“我希望高男高音能够在中国遍地开花,未来再把中国高男高音声乐作品唱到世界舞台。”

  □本报记者吴晓铃

  成功挑战高男高音

  高男高音,顾名思义就是比男高音更高的一种声部。它的音域一般都超过正常声域,在高声区采用有气息支持和共鸣效果的歌唱方法,让声音结实有力,几乎具备乐器般纯净、清脆的音色。

  在欧洲文艺复兴以前,女性不准公开登台演出。要演唱超过男高音的声部,阉伶歌手应运而生。在1920年欧洲最后一个阉伶歌手去世以后,世界上能够经过训练唱出高男高音的歌唱家十分稀少,像肖邦、舒曼、德沃夏克等著名音乐家创作的高男高音作品,渐渐也鲜有人演唱。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盛行一种古乐表演流派,尽可能真实地再现古乐纯正之美。于是,高男高音得以借复古之势重现乐坛。

  1994年,喜欢唱歌的肖玛偶然从友人国外带回的录音磁带里听到了高男高音歌唱家的演唱,就此无法自拔。2005年,他拜美籍华人男低音歌唱家龚冬健为师,开始高男高音声部的学习之路。

  人的声带非常娇嫩,训练稍不恰当,就可能毁掉嗓子。肖玛说,幸好老师教给他诸多发声和演唱技巧,短短一年时间,他就掌握了正确的发声技巧,并自如地运用在自己的第一部歌剧演唱中。之后,他先后跟随奥地利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院长格哈德·凯瑞、女高音歌唱家陈敏庄等学习,开始频频在国内外的舞台上演出。2014年,他在第六届中国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得第二名。而上一届比赛,还因为没有高男高音这个门类,拒绝了肖玛报名。

  如今,肖玛不仅是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硕士生导师,还是美国加州歌剧院特聘艺术家。

  “洋为中用”打造古风歌曲

  肖玛说,高男高音除了声部和女高音或者女中音差不多以外,其实和女性声部从艺术审美上讲还是有很大不同。女性的歌声更柔美,而高男高音更结实,同时又能保持高音的清澈空灵,营造出特殊的声乐色彩。

  这些年,肖玛演唱过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亨德尔的歌剧《里纳尔多》中的咏叹调《让我痛苦》等众多外国作品,但他花费心思最多的还是在把高男高音植入到中国歌曲的演唱上,“高男高音只是一种唱法,只有和自己的文化结合,在中国才有生命力。”

  2013年,著名作曲家高为杰从1000多首存世元曲中选择了徐再思的《折桂令》、贯云石的《红绣鞋》和马致远的《落梅风》重新谱曲创作,为肖玛量身定制了高男高音的套曲《元曲小唱》,弥补了元曲艺术歌曲的空白。这套高男高音作品,也在2015年成功申报为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在近年赴新西兰艺术节演出时,肖玛的唱法和自然音色,以及元曲异常优美的旋律,引起了观众热烈反响。此次回蓉举行的个人专场演出,肖玛在下半场全部带来的是中国艺术歌曲,《关睢》《越人歌》《静夜思》《我住长江头》等古典诗词,配合当代作曲名家专门为他编配、谱写的旋律,细细品来别有一番细腻的情感和文人的气质。在《同尘和光》的演唱中,他甚至还将川剧元素也融入其中。

  肖玛非常希望这种极富感染力的唱法能在中国落地,并且与中国文化结合以后能够遍地开花。2015年,他在著名作曲家叶小纲的歌剧《永乐》中饰演郑和,成为中国歌剧中第一个高男高音角色。他还尝试着演唱《橄榄树》《别亦难》等流行歌曲,试图让高男高音拥有更广范围的歌迷。

  今年,肖玛的个人音乐会将启动全国巡演,家乡成都将成为巡演首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