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悲剧 演员高以翔录制节目时突逝 经纪公司称其家人已赶往当地

2019年11月28日 11:22:13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蒋娜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徐语杨

  11月27日凌晨,有网友爆料,演艺明星高以翔在录制一档综艺节目时,突然晕倒送医急救。随后,高以翔经纪公司发表官方声明,确认高以翔在11月27日凌晨节目录制过程中突然晕厥,“经近三小时急救后,不幸离开了我们。令我们震惊且悲痛万分,至今无法接受!”声明还对媒体和粉丝的关心表达了感谢,并称“经纪人以及工作团队一直陪伴在侧。家人已紧急赶往当地。”

  高以翔,原名曹志翔,华语影视男演员、模特,毕业于加拿大卡普兰诺大学。2006年,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爱情魔发师》,从而正式进入演艺圈。2009年,主演偶像剧《桃花小妹》受到广泛关注。2012年,主演偶像剧《胜女的代价》。2013年,在都市情感剧《遇见王沥川》中饰演男主角王沥川,令无数观众为之倾倒落泪,收获粉丝无数。《遇见王沥川》在豆瓣评分高达8.6,提名第三届豆瓣电影年度榜单“评分最高大陆剧集”。2016年,高以翔连续四年入选“全球百大最帅面孔排行榜”,并被评为第7名。

  事发前一天,高以翔还在微博为新剧宣传。11月26日凌晨1点半,高以翔在微博发文,“恭喜《彩虹的重力》入围2019年度微博电视剧大赏,百部优秀剧集作品,谢谢大家对季篁的支持,希望能让大家看到更多精彩的角色。”

  悲剧三问1

  “高危”真人秀靠什么保安全?

  “艺人保险”比想象更复杂

  近年来,明星户外真人秀火爆荧屏,节目中,明星嘉宾不仅要玩游戏、做任务,有时还要面临危险系数极高的拍摄地点和环境。与此同时,为了保证艺人安全,如今几乎每一档电视真人秀节目都会给明星嘉宾和工作人员购买安全保险,而且保额都不低。

  李威曝千万保单内容

  含猝死项目

  艺人李威微博曝光了一组参加《茶道真兄弟》节目的保单。据悉,该节目3位艺人嘉宾保险总额高达数千万之多,而其中猝死、意外身故、身故遗体运返等承保项目令网友深表意外。

  李威公布的这份保单内容涵盖意外身故、伤害、猝死、医疗等多个保险项目,单张额度高达200多万,累计个人投保额度总额近千万,该保单曝光后引发热议,其中的猝死、意外身故、身故遗体运返等承保项目令网友感慨:“真人秀艺人不好当,各个都是在玩命!”

  国外《幸存者》《学徒》等真人秀节目制片人大卫·伯瑞斯也曾说过:“如果明星加入,随时可退出,同时还会开出每人每天投保千万美元的条件。”

  业内表示

  “艺人保险”品种类型特殊

  据悉,因为这些节目的“艺人保险”品种类型特殊,所以也给保险公司出了难题。节目中所涉及的是在竞技类激烈活动中所受的伤害,保险公司一般不予承保,只有经过投保人与保险人特别约定,有时还要另外加收保险费后才予承保。

  而且不少保险公司并没有设置足够多的短期巨额保险险种,如此高昂的保险金加上明星投保的特殊性,让保险公司不敢轻易代理;即使受理了,也没有相应完善制式的保险合同范本。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普通保险公司已有的意外险保单数额一般均不会超过200万左右,所以一些巨额保单需要采用一人签多份保单的方法,才满足了巨额保额的投保需求。

  真人秀节目对保险

  有更特色化需求

  此外,记者了解到基于真人秀节目类型的区别,突发事件的种类也会有区别,因此不应该作为一个整体大而化之地讨论。一般只有像《奔跑吧兄弟》这样的竞赛淘汰类节目,才会因为情节的编排,更可能发生意外伤害事件;而像游戏竞技、户外探险、极限挑战等类别的节目,发生严重危险的几率更大,对投保也更重视。

  作为全明星环球竞速真人秀,《极速前进》节目组不仅限于为参与艺人购买意外险,针对具体的游戏项目还会有专门的项目保险,具体价格因项目而不同在300万—800万间浮动。

  另外一方面,明星是不是大牌,也是影响保险数额的很大因素,这不仅因为大牌明星谈判地位更高,也因为意外伤病如果影响后续的档期安排,减少明星曝光率,造成更多违约和收益上的损失。比如陈赫在《奔跑吧兄弟》录制中受伤,导致在该期节目中仅有几分钟的出镜,且在节目之外推掉了多部戏约。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颖

  悲剧三问2

  《追我吧》节目到底有多虐?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于11月8日首播的综艺节目,接档《中国好声音2019》。节目定位于“在酷炫的变量障碍和巨型装置间追跑的硬核综艺”,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宋祖儿、吴宣仪、萧敬腾、钟楚曦担任常驻MC“追我家族”,其中包含大量高难度的运动项目,并以此作为节目亮点。

  在网络中随手一搜,就能看到节目中挑战关卡的设置,譬如:“蜂巢虫洞”,类似于迷宫,需要嘉宾在不断尝试中找到最佳的通过路线;“平衡滚筒”,要求嘉宾在两个旋转的滚筒上迅速找到身体平衡点,以最快的速度通过;“爬楼速降”,参与嘉宾需要吊威亚爬70米高楼登顶,然后通过一个索道,滑向对面大厦的顶楼。

  “充满原始本能的力量感和带有强烈胜负欲的荷尔蒙,拥有意想不到的机关和紧张刺激的竞合。为了在追跑战中刺激嘉宾冲破自己的体能极限,节目的挑战关卡设置相当硬核。”这是《追我吧》在百度百科中所介绍到的节目特色。

  随着高以翔去世的消息确认,网络上随即爆发大量讨论。不少网友直接质疑综艺《追我吧》运动项目设置难度过大,与此同时,微博话题#追我吧强度有多大#登上热搜榜。不少博主发声,表示“高空速降、靠绳子徒手爬70米高楼、臂力过桥、不稳定的梅花桩、跨栏熬夜连续拍摄,奥运冠军也累得不行,艺人跑到缺氧抽筋……这种节目的意义到底在哪儿?”

  网络中更谈到在已播出的节目中,奥运冠军李小鹏、拳王邹市明等,都曾在录制过程中直呼“我不行了”,艺人范丞丞、毕雯珺还多次录到呕吐。此前也有不少粉丝表示节目难度过大,呼吁节目组关心艺人安全。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悲剧三问3

  电视台为何总是半夜开工?

  据现场知情人透露,高以翔是在11月27日凌晨1点45分跑步时晕倒的,医护人员抵达后进行10分钟的心脏苏醒,之后在2点30分送往医院。艺人凌晨还在工作、录制节目十几个小时,引发不少网友质疑:电视台为什么要经常在半夜录制节目?

  事实上,电视台夜间录制节目并不鲜见,并似乎已成业界共识。

  2015年3月9日,“跑男2”在成都录制,邓超、Baby、郑恺、李晨、韩庚、范冰冰现身,节目组原计划9日晚10点在成都国际金融中心IFS录制撕名牌大战,由于现场围观人员太多,最终临时推迟,直到凌晨才重新开始录制。

  2016年夏天,央视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摄制组在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拍摄镇馆之宝,为了避免馆内游客的干扰,大部分拍摄都选在夜间进行。

  2017年7月,孙红雷、罗志祥“鸡条男人帮”在成都录制《极限挑战》,从7月17日一直录到了18日的凌晨5点还没结束。

  记者就此采访了一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方面,博物馆白天要对观众开放,人员众多、声音嘈杂,明星到场容易引发观众围观拥堵,威胁文物安全;另一方面,节目组对布光、安保等要求极为严格,夜间拍摄更为方便。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节目组租用场地的场租是从凌晨开始算起,协调艺人工作时间、方便清场、节约成本等等,都是节目需要在夜间录制的诸多因素。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悲 剧 档 案

  户外“真人秀”

  常发“死亡剧本”

  所谓真人秀,很多人都知道有剧本,但在最近十多年来,无论国内外的真人秀,都曾发生过死伤的悲剧,特别是生存类、竞技类的真人秀,常常有人拿到“死亡剧本”。除了普通的参与者之外,甚至还有演员、运动员等都曾因参演真人秀而发生意外死亡。

  小编在网上随便一搜,就搜出一大堆有关真人秀节目的各种事故,下面就给大家盘点一部分。

  国内

  王宝强钟汉良李晨都曾“受过伤”

  2015年王宝强在录制《真正男子汉》时,和刘昊然在进行独木桥对抗时,两人双双掉下。随后王宝强腿部打上石膏坐轮椅出行,他坦言伴随着一阵剧痛,自己的脑袋也是一片空白,当时也吓坏了,还玩笑表示截肢的话就拍不了武侠片。

  两年后,王宝强在微博晒出几张在医院的照片,并配上文字,最后还特别感谢妈妈的陪伴。微博内容是为了纪念自己成功取出两年前手术钢板,而这个钢板就是《真正男子汉》时腿部受伤时嵌入的。

  跑男团在录制“韩囧”时,遭遇到了韩国《Running man》主持人们的强力阻击。尤其是作为两队的强力能力者,金钟国和李晨的对决一直是重点打造的噱头。但在撕名牌对战一开始,李晨就被“猛男”金钟国甩了出去,当场撞得头破血流。大黑牛当场被节目组强制送进医院接受治疗,眼角处缝了20针。

  钟汉良在迪拜滑雪场录制节目,遇到了要求让参赛选手变成人体炸弹,坐在滑板上用身体撞击远处的十个保龄球的关卡任务。由于始终不得要领,钟汉良先后几十次紧急下坡的时候,身体忽然飞出滑板脸部撞进雪堆迟迟未能起身。最后等小太阳颤颤巍巍地起身,工作人员才发现他脸上已经鼓起一个红肿的大包。

  国外

  意外和明天谁先到谁也不知道

  2009年,《幸存者》保加利亚版在菲律宾拍摄。53岁的歌手、演员、市长Noncho Vodenicharov在比赛结束后在海滩上死亡。有消息称他死于心脏病突发,但也有消息称他是被当地一种剧毒的蛇咬伤之后,心脏衰竭而死。

  2013年,同一档节目的法国版在录制的第一天便发生了悲惨的事件。当天的节目在泰国的塔兰岛拍摄,25岁的参赛者Gerald Babin刚一下船就感觉手臂抬不起来,过了一会他又感到心脏不舒服,很快便晕倒在了沙滩上。虽然医疗团队迅速赶到并且将他送往医院,但Gerald还是在前往医院的路途中死亡。惨剧发生之后,负责整个节目医疗救护的医生也因为压力过大而自杀。

  2015年,法国电视台开辟了一档全新的真人秀节目《空降》,在阿根廷录制期间,邀请了多名顶尖运动员,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400女子自由泳金牌得主卡米耶·穆法特、航海冠军选手Florence Arthaud,以及奥运拳击手Alexis Vastine。没想到,由于飞行员操作失误,两架直升机相撞,导致了在飞机上的10人全部遇难。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颖 闫雯雯

  立 即 评

  高以翔猝死悲剧

  罪罚可否归于综艺?

  □蒋璟璟

  一条年轻的生命,在那一刻突然终止,猝不及防、让人错愕。丝毫不意外,所谓“心源性猝死”的医学判断,远不足以回应公众的惊诧与疑问。与之相较,网友似乎更愿意接受“太拼太累耗死人”“节目强度太大害死人”之类的解释模型。

  应该厘清的是,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一套复杂系统。猝死,很可能与特殊体质、特定基因有关,这不能简单理解为是“××导致了死亡”。我们都知道,司法实践层面有“死亡诱因”一说。比如说“劳累过度”,它并不能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都必然会成为死亡诱因,但有时候却可能成为某些死亡的诱因——这种不确定性意味着,对死亡诱因的鉴定必须审慎,并非任何一种在死亡前发生的因素都能定为死亡的诱因。

  当然,司法鉴定和舆论认定,从来就是两回事。关于高以翔的猝亡,很多人已经咬定,就是节目组的责任,这并非全无道理。至少表面看起来,该节目的确是运动量极大、录制时间极长,对参与者的身体构成了极大消耗,这自然可视作“高危因子”;而从更深层次来剖解,我们更会发现,国内的许多综艺节目,其实都存在着相似的“结构”缺陷。特别是户外竞技类综艺,更是隐患重重。

  事实上,国内综艺节目的大发展,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客观来说,其理念定位、节目设计、过程管理等相对还很粗糙。在某些成熟市场内,有专门的“综艺人”群体,其从业者都特点鲜明,消化“艺能”的那套玩法游刃有余,也确实生产出了一批“好看”的节目。与之相较,国内的综艺,更多还是由演员、歌手等“客串”,这种勉为其难的操作,造成了种种问题。以户外竞技综艺为例,节目组往往只会驱使“明星”做高强度、高难度的活动,以此塑造“努力”“用力”“悲壮”的看点,但这种“卖苦”的策略,其实让艺人和观众都很累。

  许多综艺节目,并没有找到“四两拨千斤”的取巧办法,并没有把准受众的审美偏好,并没有掌握艺人的能力边界。自始至终,他们都在做着一件“勉强”的事情,勉强艺人、勉强观众。而在综艺“无能”“无聊”“无意义”的背景映衬之下,一起猝死悲剧的阴影,终将长久笼罩这个行业。

  原标题:综艺悲剧 演员高以翔录制节目时突逝 经纪公司称其家人已赶往当地